你好,欢迎来到精彩奇闻
精彩奇闻-探访天下奇闻怪事,一览世界神奇景观。
当前位置: 精彩奇闻 > 之最 > 动物之最 > 正文

全世界唯一会”采蜜“的蚂蚁也是最美味的蚂蚁

在地下巢穴里,蜜蚁头朝下、脚朝上地从半圆形巢室的顶部倒挂而下,巨大的储蜜罐中装满了由群内其他工蚁采集来的花蜜。 在上世纪70年代,生物学家约

在地下巢穴里,蜜蚁头朝下、脚朝上地从半圆形巢室的顶部倒挂而下,巨大的“储蜜罐”中装满了由群内其他工蚁采集来的花蜜。

在上世纪70年代,生物学家约翰·康威还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一名生物学研究生。指导老师对他说,需要一些蜜蚁,以便与其他国家的蚂蚁专家进行交换。之前,约翰·康威曾看到过一种被叫作“蜜蚁”的蚂蚁的照片,并知道在土著文化中这种蚂蚁被视为神灵,除此而外,他对蜜蚁就一无所知了。于是,他着手研究蜜蚁。

很快,约翰·康威就了解到,蜜蚁能像蜜蜂那样储藏花蜜(实际上,蚂蚁和蜜蜂都属于膜翅目昆虫),与蜜蜂不同的是,蜜蚁将蜜储存在自己的身体内。在地下巢穴里,蜜蚁头朝下、脚朝上地从半圆形巢室的顶部倒挂而下,体内灌满了由群内其他工蚁采集来的花蜜。蜜蚁用作采集器或储蜜罐的器官实际上是一个消化器官,是前肠的一部分,能迅速膨胀成一个大圆球。

其他蚂蚁的消化器官外都包裹了一层外骨骼叠片,使其无法随意膨胀,而蜜蚁的胃则能膨大到一颗葡萄那么大,这说明蜜蚁的消化器官外包裹的外骨骼叠片相对较少。在食物不足时,蜜蚁能将花蜜反刍给群内的其他蜜蚁。对于生活在干旱环境的生物来说,食物尤显重要。

两种蜜蚁

世界上至少有6种蜜蚁。约翰·康威主要对北美蜜蚁M. mexicanus和澳大利亚蜜蚁C. inflatus进行研究。据史载,北美土著人有食用蜜蚁的习俗。据说,阿兹特克人挖出蜜蚁后,直接用牙齿咬吸蜜蚁灌满花蜜的腹部。他们还将蜜蚁的蜜液涂抹在食物上用于治疗疾病,还使用蜜蚁制作酒精饮料。

在将澳大利亚蜜蚁与北美蜜蚁进行对比后,约翰·康威发现这两种蜜蚁在许多方面都非常相似:个头都非常大;数量都占到整个巢穴种群的1/5以上;通常都是由刚孵化两周的年轻工蚁发展而来的。这最后一点常给人造成错觉,以为只有年轻工蚁才能担当此任,因为它们的外骨骼还未发育完全,柔软性很好,其实成熟工蚁也能转变成蜜蚁。实验发现,在将蜜蚁移走后,群内长得最大的工蚁便会立即转变成蜜蚁。

无论是澳大利亚蜜蚁还是北美蜜蚁,当身体完全胀大后,它们都会因无法通过狭窄的巢穴通道而被终生“禁闭”在蚁巢内。如果将它们赶出蚁巢,它们就会立即爆裂,或“六”脚朝天地躺在地上死掉。

蜜蚁的体色有的呈暗琥珀色,有的近乎透明,这说明其体内蜜液组成成分有较大差异。一般来说,暗琥珀色蜜蚁的蜜液富含葡萄糖、果糖和微量蔗糖,而透明蜜蚁的蜜液的浓度要小一些,其组成成分主要是糖和水分。

北美蜜蚁以领地内的死亡昆虫和其他节肢动物为食,偶尔也攻击小型昆虫,用来喂养其幼虫。而澳大利亚蜜蚁则常常捡拾一种叫做mulga的树木叶片上的昆虫幼虫,用来喂养它们的幼虫。

蚁巢与食源

北美蜜蚁常常在山脊和台地的最高处筑巢,澳大利亚蜜蚁则喜欢将巢筑在较低的高地上。树木为蜜蚁提供了丰富的花蜜、昆虫等食物资源,同时也为它们提供了躲避高温的栖息场所。但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令约翰·康威一直迷惑不解:为什么澳大利亚蜜蚁喜欢聚集于mulga树的叶片上,但在其他树木上却没有?他猜测也许是因为这些叶片从未受到过打扰。许多植物生有蜜腺,通过分泌蜜液来吸引蚂蚁。作为回报,蚂蚁保护植物不受食草昆虫和其他动物的攻击。

北美蜜蚁与澳大利亚蜜蚁的巢穴的出入口的结构存在很大差别。前者的巢穴的出入口通常位于一个凹坑内,穴口呈圆形状,看上去就像一座微型火山;

后者的巢穴大都没有这种“火山椎体”,而是将出入口建在相思树的树冠下,上面遮以浓密的茅草。澳大利亚蜜蚁的种群规模在1000~4000个之间,北美蜜蚁的蚁群规模略大一些,每个种群大约有5000个成员。澳大利亚蜜蚁的蚁巢沿水平方向延伸,长度通常超过两米;北美蜜蚁的蚁巢长不足一米。澳大利亚蜜蚁的巢室散布于一个较大区域内,从数个垂直通道辐射而出;北美蜜蚁的蚁巢只有一个通道。两种蜜蚁的巢室的顶部都呈拱形,便于蜜蚁倒挂。巢室离地表至少有20厘米,既可提供保护,又能保持一定的温度和湿度。

北美蜜蚁的蜜源较为广泛、复杂,任何一种能产花蜜的植物都在其食谱内;澳大利亚蜜蚁主要以mulga树分泌的蜜液和lerp蜜(由喜吸树液的木虱制造的一种红色糖片)为食。

与蚂蚁世界中的某些凶猛成员相比,北美蜜蚁和澳大利亚蜜蚁似乎都缺乏那种气势汹汹的彪悍劲头。约翰·康威曾做过一个实验,他将些许蜂蜜放置在蜜蚁的巢穴入口处,结果其他种类的蚂蚁把出来取食的澳大利亚蜜蚁打得落花流水,并将其赶回了洞中。研究人员曾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看到一种叫做Conomyrma的双色蚁将蜜蚁的巢穴围起来,然后向洞里丢石子,目的是阻止蜜蚁出来觅食。北美蜜蚁以白蚁为食,不同蚁群之间的觅食地经常发生重叠、交叉,双方难免大动干戈。不过,“战争”的结果往往是“温吞水”——它们主要是通过聚集蚁群数量,展示各种威胁性姿势,或采用非致命性接触如推挤对方、向对方传达威胁性信号等来向对方展示自己的力量。如果一方显得更为强大,“战争”很快就宣告结束,失败的一方将遭到抢劫并成为胜利者的奴隶。


挖巢穴的妇女们

约翰·康威发现,在澳大利亚中部至少生活着三种蜜蚁,其中黑色蜜蚁的蜜肚子长得最圆最大,也最受当地土著人的青睐。

他们有挖掘蜜蚁巢穴、取食蜜蚁的习俗。寻找和挖掘蚁巢的工作通常是由部落中的妇女来承担的,她们非常熟悉蜜蚁的社会等级和生活规律。但是,她们对蜜蚁的了解似乎不够完整准确。比如,她们知道蜜蚁将蜜液反刍给未成年工蚁,但又认为工蚁在饥饿时会咬破蜜蚁的大肚子。又如,她们认为有些工蚁成年后会离家出走,开创自己的独立王国,殊不知只有蚁后才能产卵。她们产生这种误解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蚁后和大个头成年工蚁长得非常相似,以至于难辨真假。这也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她们从不在意挖掘蜜蚁巢穴将会导致蜜源枯竭这样一个事实。

妇女们使用挖掘棒、铲子和木盘,在林中拨开地面的乱草,仔细寻找蜜蚁的洞口。一旦发现洞口,她们就会将一根小木棒插进洞口试探一下,然后开始清理四周的地面。为了避免弄塌巢室,压死里面倒挂着的蜜蚁,她们往往在蚁巢的旁边小心翼翼地挖一个小坑,然后仔细查看被掘开的巢穴,并用挖掘棒刮去里面的土壤,使巢室暴露出来。最后,她们用嫩枝或直接用手指将蜜蚁摘取出来。

当一个巢穴中的蜜蚁的数量急剧下降后,她们就会寻找下一个巢穴,这样做的目的是防止蜜源迅速枯竭,因为当蚁群受到打扰后,蚁后和工蚁就会带着整个蚁群成员退进巢穴深处,待危机过去后再出来重建巢穴。土著人认为,人们不可能挖到巢穴的尽头,因为巢穴能延伸到地壳深处。他们还认为,挖得过深可能会触到蛰伏在巢穴深处的蚁后,而他们相信蚁后是一条毒蛇。


蜜蚁常被当地人当作甜点吃。在吃蜜蚁时,他们先将蜜蚁夹在两个手指头之间,然后用牙去咬它胀鼓鼓的大肚子。澳大利亚蜜蚁吃起来比北美蜜蚁要甜一些,两者的味道闻起来都有些像甘蔗蜜,偶尔还夹杂着些许蚁酸味。除了直接食用外,土著人还把蜜蚁的蜜液添加到香饼中去增加甜度,或者用来做甜面包。

在澳大利亚土著文化中,蜜蚁是一种图腾动物,它在人们的生活中曾经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至今在澳大利亚中部地区的某些部落里还保留着每年举行各种收获蜜蚁的庆典仪式的习俗。不过,在今天,土著人更多地是将挖掘蜜蚁当作一种休闲野餐活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