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精彩奇闻
精彩奇闻-探访天下奇闻怪事,一览世界神奇景观。
当前位置: 精彩奇闻 > 解密 > 未解之谜 > 正文

彭加木找水失踪之谜:最后的痕迹是张椰子糖纸

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公元400年,东晋高僧法显西行取经,他路过丝绸之路上的罗布泊时曾这样写道。 由此可见,罗布泊自古以来就是

"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公元400年,东晋高僧法显西行取经,他路过丝绸之路上的罗布泊时曾这样写道。

由此可见,罗布泊自古以来就是世人眼中的凶险之地,新中国建国后最大的未解之谜——彭加木失踪之谜,便是发生在这罗布泊。国家耗费了巨大人力财力,先后四次在罗布泊展开大规模搜寻,但每次的结局都是无功而返。

彭加木迷失沙海几十年,有人说彭加木是假死实际上他早已里通外国,有人说他是在寻找水井的途中被渴死在沙漠,也有传言彭加木是被考察队的其他同伴一齐杀害……迷雾重重其中真相究竟是什么?

彭加木迷失沙海

1980年5月3日由彭加木为首的科学家探险考察队再次深入罗布泊,探索寸草不生的无人区。6月5日那天,考察队由北向南,他们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成功纵穿罗布泊的队伍,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简单休整过后,考察队决定前往更深处,16日晚他们一行人来到罗布泊东岸库木库都克。此时,考察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汽油已经被耗尽,身边携带的水源已经所剩无几,此时发生了队员们与彭加木的意见相左。

大部分人认为此时应该向驻军发电报求援助,而彭加木却认为此刻还未到万不得已之时,毕竟要驻军开直升机过来送水和汽油会为额外增添一笔不菲的花销(注当时物价:直升机飞行一小时花费两千元人民币)。

再三争执下,彭加木表面上答应了队员们的援助请求,向驻军发送了电报,却暗地里独自一人踏上了寻找水源之路,第二天彭加木留下了一张纸条:我往东去找水井。彭。六月十七日十时三十。

之后,队员们发现彭加木迟迟未归,在周围搜寻也不见他的人影,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消失于广袤的沙海。

地毯式搜寻

彭加木失踪后立即引起了社会各方的重视,国家曾先后四次在罗布泊展开大搜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第一次寻找发生在队员们发现彭加木独自外出却迟迟未归的17日下午。

到了18、19日,考察队剩余的九人展开有规模计划的分头找寻,有一组人沿着彭加木的脚印往前走,最终走到离驻扎营地东北处10公里左右的一个芦苇包,在那里他们发现了彭加木遗留下的最后痕迹——一片彭加木常吃的椰子糖的糖纸,脚印到了那里也消失了。

综上所述,第一次搜寻以失败告终。由于第一次并没有投入专业的设备和人员,所以国家很快决定发动第二次搜寻计划。时间是在1980年6月20日至26日,这场行动声势浩大。

当地部队和科考队队员总共出动136人次,空军出动了9架直升飞机,3架安—2型飞机,他们围绕着出事地点东西50公里范围内,进行距离地面三四十米的耕耘式加地毯式低空搜寻,令人失望的是,即使是如此细致入微的探索,却依旧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于彭加木的线索。



第三次搜寻彭加木发生在1980年7月7日止8月2日,这次动用的物力财力人力是最多的,当地出动飞机29架,汽车48辆,包括部队专门从从上海和南京调用多条搜救犬赶往罗布泊,助力搜寻计划,这次的搜索范围高达4000平方公里,却依旧是毫无成果。

当时的人一方面很惋惜彭加木的遭遇,一方面十分疑惑为何多次天衣无缝的搜寻却依旧是一无所获,难不成其中另有隐情。

彭加木的失踪,逐渐成了一个谜,既然官方迟迟给不出大众一个有力的解释,那么关于这个时间的谣言也就随之产生。

迫于舆论的压力,国家宣布立即展开有关于彭加木的第四次搜寻计划,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20日,这次大部队采用的方法和前几次很不同,搜索时间也最长。

他们采用拉网战术,以点线面结合的方式,十人一个小组,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得超过八十米,找过的地方插上一面红旗。搜索人员沿着疏勒河故道,总共搜寻面积为1011平方公里,罗布泊的冬天异常寒冷,就连有物质保障的搜寻队员也相继病倒,更何况是失踪依旧的彭加木。

这次搜寻虽然未能找到任何相关痕迹,但已经基本可以判定彭加木已不在人世。

最终,彭加木在1982年被上海市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谣言不攻自破

距离彭加木失踪已经过去了四十余年,但是人们对于他失踪之谜的关注度有增不减,多年来对于彭加木去向或者死因的谣言层出不穷。

当年关于失踪之谜最有影响的说法是,彭加木其实根本没有失踪,而是叛逃了。

关于这一谣言最先来源于《中报》。1989年10月11日,《中报》刊发了一篇名为《在罗布泊失踪名科学家彭加木突在美出现,熟人见面拒绝相认》的头版头条。

大意内容为,一个名为周光磊的中国籍留美学者在和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戴莲如、中国留学生邓质方(即小平同志之子),他们三人在华盛顿的一家餐厅吃晚饭时竟然意外见到了中国失踪三个月的彭加木。

报道中称这个周光磊和彭加木是多年老友,他在异国他乡见到彭加木感到很开心,但是令周感到意外的是彭加木当作不认识他,迅速和两个身份不明的美国人匆匆离去。

其实这篇报道的疑点很多,但是受到当时国际环境的影响,还是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其中报道中除"周光磊"之外的两大关键人物——戴连茹、邓质方,他们根本不认识所谓的周光磊,而且文中提到的时间点和地点也全部都可以为他们作证,他们与"周光磊"会面全部是被编造出来的。

彭加木的妻子也站出来澄清,丈夫生前根本没有认识过什么叫做周光磊的朋友。

而且罗布泊当地都设有雷达,如果有飞机落地一定会被当地的驻军得知,在这样的情况下试问彭加木该如何去往美国呢?

此次《中报》所刊登的文章,严重伤害了彭加木及其家人、友人的名誉,1980年11月18日,《人民日报》刊登了新华社消息,正式辟谣,《中报》刊登的关于彭加木一事纯属谣言。

这个谣言不止在国内,就连在国外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甚至影响了第39任美国总统吉米·卡特在1980年争取连任,第四次搜寻计划就是受这场舆论影响而进行的。

彭加木失踪迷案的真相是什么,时至今日我们也无从得知,但是我希望人们不要忘记探寻彭加木的初衷,不仅仅是为了追寻刺激与猎奇。

还记得他曾说过:"我准备用我自己的骨头,来让新疆的土壤多添加一点有机质。"我们找寻彭加木,是在找寻一种精神信念,而这种东西恰恰是现在的大多数人所缺少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