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精彩奇闻
精彩奇闻-探访天下奇闻怪事,一览世界神奇景观。
当前位置: 精彩奇闻>娱乐>影音综艺> 正文

污到你那里滴水不止的说说全文:高H禁伦餐桌上的肉伦NP

被砸到头晕眼花的男人气若浮萍地说:“关你什么事!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的话!啊!疼疼疼”男人又被狠狠地砸了一下,车头因为猛烈的撞击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他听见头顶一声冷冽的

被砸到头晕眼花的男人气若浮萍地说:“关你什么事!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的话!啊!疼疼疼”男人又被狠狠地砸了一下,车头因为猛烈的撞击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他听见头顶一声冷冽的声音:“不想引来更多的人知道你干的事情,你最好给我交代清楚!说!”

闻子熙眼神森冷:“薄瑜怎么了?”

夜晚京三环路上出现了一辆行驶速度飞快灵活的重型机车,它像是飙命一般躲避着前方车辆,在它的身后还紧紧咬着十几辆重型机车!他们像是过江之鲫迫不及待不断地追逐着为首的那一辆火红,一时之间交通险象环生!

厚重的头盔下阻挡了耳边凌厉的风声,闻子熙眯着眼睛看着后视镜里面咄咄逼人的阵势,看来她刚刚就应该把那个男人打晕了,也不至于造成这种被动的局面。她现在是被盯上了,不过她倒是不怕他们的势头,他们如今这么紧张,就说明她的方向没有错。

薄瑜,你最好现在还没事。

无端鼻尖有点痒痒,薄瑜轻轻地摩挲了一下自己的鼻尖,他有点疲惫地合上了笔电,右手轻轻地揉捏着自己的鼻梁。

前方的司机额头带着一点汗水,他瞟了薄瑜一眼,握着方向盘的手颤抖着。

“停车!”

察觉到车边似乎有人在呼喊着,薄瑜警觉地抬起头一看,发现一辆重型机车正紧紧地贴着他们一起行进。感受到车上的人似乎在叫着自己,意识到没有人会做出这么危险的举动的薄瑜对司机沉声道:“停车!”

但是出乎薄瑜意料之外,这个司机并没有马上停下来,而是疯狂地提上了车速,本身就是跑车配置的高档车立刻像是离箭之弦一般冲了出去,甩了这辆机车老远。

薄瑜皱着眉头神色森冷地说:“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抱歉先生,他们抓了我的家人,我也是不得已。”司机瞳孔不断地放大着,口中一套,手脚动作又是一套。到达极限的车速让车身发出诡异又可怖的声响,薄瑜眯着眼说:“你倒是想给我陪葬”他提了提自己没有知觉的双腿,随着车的猛烈晃荡使他撞上车窗。

再往前开就是河湾,就这个速度撞上已经是分秒之事。闻子熙将档位提至最高,风驰电掣一般死死地咬住了那辆悍马,她的眼前一片模糊,这是她最接近死亡的速度,稍有差池车毁人亡。但是她没有退路。她必须逼着那辆车放下速度。

薄瑜看着窗边一缕火红,在疑心她究竟是何人的时候,这个司机已经狠狠地往她这边撞过去,他吼道:“小心!”好在她闪躲及时,不然现在早就报销了。意识到他不可以坐以待毙,薄瑜狠狠地钳住司机的脖子,那个司机没有想到薄瑜会突然下手,一时不慎被嘞到眼冒金星,瞬间就没有了知觉。

见这辆车趋于失控,闻子熙咬着牙冲了上去死死地顶住了车身,猛烈的撞击让她瞬间被撞飞了出去,而在关键时候薄瑜猛然抬起司机的脚踩下了刹车!

“小心!”闻子熙看到那辆车即将撞上护栏的时候,忽然这失控的车停了下来。

在一片火光之中,浑身已经感受不到骨头血肉的闻子熙看到车门被打开,看到艰难下车的男人安全落地的时候,闻子熙嘴角终于松了一松,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薄瑜的额头流着血,浑身都充满着阴狠的气息,当他看着地上躺着竟然是一个女人的时候,他心中忽然一惊。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逐渐行驶来十几辆重型机车,像是注视着腐肉的秃鹫一样在看着他们。薄瑜坐在地上却气势不减:“滚!”

见到薄瑜安全无恙,为首的人一挥手,所有的机车又愤然离去。

“先生!”

薄瑜的心腹赵起在接到消息赶紧派人赶了过来,见到薄瑜差点出事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他在确认了薄瑜没有出事的情况下赶紧将薄瑜扶在轮椅上。

“无碍!快看看那个女孩怎么样。”薄瑜紧张地推着轮椅到这个女孩身边,如果不是她提前出现,这个司机绝对会无声无息了结了自己。他很好奇这么一个胆识过人的女人究竟是谁?

......

“你醒了?”

一声低沉的声音在稍微骚动着她的耳膜,闻子熙动了动眼皮,神经的苏醒在一瞬间点燃她身体的每一寸痛楚,她哀嚎一声:“天啊,疼!”

“你身体近一半的骨骼移位,你一动当然疼。”薄瑜稳住了她乱动的双手,一双眼睛难得带着一点温和。

闻言,闻子熙才慢慢地看清楚眼前这个男人,他大约三十来岁,梳得近乎刻板的背头,下包着一团纱布。稍微黝黑的脸庞上近乎凌厉的五官。两道浓眉下一双丹凤藏在镜片下,带着一种解剖人心的视线。闻子熙再往下看,见他坐在轮椅上,衣襟处别着一枚徽章!

半花半叶,繁纹流云。

他就是薄瑜!

“小姐,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情,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谁指使你。”薄瑜轻轻低头,对上她一双小鹿一般的湿润眸色冷声道:“你最好老实一点,否则一年死在手术台上的医疗意外实在太多了,明白吗?”

薄家人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

闻子熙内心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想,早知道她就不用赶着去投胎一样去搭救这个白眼狼,现在人是救回来了,好嘛一言不合要让自己死!

想到这里闻子熙真的翻了一个白眼,她脾气一上来眼睛一闭把头一歪懒得看他。

薄瑜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架子这么大,他对她的来历十分好奇。他一把掰过她的下巴,力道大的逼着闻子熙疼到睁开了眼睛:“你干什么,放开我。”

“说,你是谁?靠近我有什么目的!”薄瑜轻声问道,但是眼神如

难道她的算盘真的敲不动?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忽然被打开,薄云祁不知道时候出现在了门口......


“哥,你没事吧。”薄云祁的脸色有点难看,看见薄瑜点了点头毫发无损之后,他的视线逐渐往床上看去。

他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女人,竟然蠢到自己去挡跑车,简直就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薄云祁看着薄瑜正捏着她的脸颊,他下意识地拍开他的手说:“人家可是一个病人,还是救了你的恩人,你就是这么对待她?”

闻子熙皱着眉头地看着薄云祁,虽然他是为了自己说了几句公道话,但是这阴阳怪气地语气是怎么回事?

薄瑜看着自己被拍开的手,再仔细地端详着薄云祁,他这个弟弟玩世不恭,看什么什么东西都很少有上心的时候,更别说是对待女人。他点了点头说:“我没事,你认识她?”

薄云祁看着闻子熙冷笑一声道:“她是我未来的大嫂,我怎么会不认识她!”

大嫂?

薄瑜皱着眉头想了一会,随后目光冷不丁盯上了床上的闻子熙,见她神色淡然,眉目中隐约带着一点不安。他问:“你是赵家次女闻子熙?”

闻子熙真的很想翻白眼,但是如今她一动弹都吃力。她不想跟这个放了自己鸽子又给了自己难堪的男人说什么话。但是现在也不是耍什么小性子的时候,毕竟这个男人是自己绊倒林霜的筹码。她点点头说:“对,我就是那个薄总裁放了鸽子的赵家次女闻子熙,不得不说,如果每次见您一面都要向这样掉半条命的话,我倒是觉得这门亲事可以再商榷一番。”

听到她说的话,薄瑜看了她一会,眼神里似乎带着一种怀疑。闻子熙也没有示弱,她直直地迎上他的目光,不惧他的威严。

“呵。”长久的寂静之后,薄瑜忽然笑出了一声。闻子熙没有见到这么快变脸的男人,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大手就已经抚上她的额头,只听他轻声地说:“是我怠慢了你,抱歉。原本薄家面临多事之秋,我放你鸽子只是想让你知难而退免入泥潭,既然现在你救了我的命,我薄瑜算是欠你的了。”

薄云祁很少看见他这个哥哥笑,自从他双腿被废之后他的笑容更是少到可怜,就算是有也是门面功夫。此时看着他对着闻子熙展露笑颜,他恍惚之间有点觉得这个女人也许真的是薄瑜的妻子。他最大的希望就是看见薄瑜高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如果这个女人是闻子熙的话,他的心隐约有点...不安。

对!就是不安!

这个女人可是一个能装善演的女人!她这样的女人怎么配的上薄瑜?

“哥,你不用觉得你欠她什么东西,这个女人是赵家找来替婚的,她这么做不过就是在弥补他们的脸面。”薄云祁看着闻子熙带着愤怒的目光,心中不住得意洋洋地说:“而且这么女人怎么会刚好在这个节骨眼出现,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这个混账的二世祖!

闻子熙忍住了要爆发的火苗,她就不明白了这个薄云祁为什么老是要给自己挑事!照他这么说,这次薄瑜出事还是她这个对这里人不生地不熟的倒贴女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了?

薄瑜揉着她的眉头柔声说:“没事,我这个弟弟嘴巴就是毒了一点,但是他也是为了我着想,闻子熙小姐千万不要往心里去,不过他确实说中了我的一点疑惑,当时情况又是那么紧急,闻子熙小姐怎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

他的手轻柔又有点强制,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是眼中却保持着一种疏远。闻子熙敢保证,只要她说错了一句话,她绝对会被这个男人秘密处决掉!

“说起来还是拜薄先生您的赐,让我走了整整九十多层的楼梯,累到我只能在车库门那里坐着休息一会,碰巧我就听到有人要对你不利的消息,那个时候我就在考虑一个问题!”闻子熙看着他的眼神带着笑意。

薄瑜笑着垂下头说:“你在想我这么混蛋的一个人,你到底愿不愿意来通风报信?”

“嗯!”闻子熙想要拍开他的手,但是一动弹双手一疼疼到她呲牙咧嘴道:“早知道就不救了,上门当媳妇当不成,还差点把命给丢了。”

“哈哈哈!”薄瑜看着她哀怨的小眼神,难得地大笑起来。他轻轻地低下头与她平视道:“现在,你这个媳妇我收了。”

不仅是闻子熙,连带着薄云祁也睁大了眼睛。薄瑜竟然对这个女人点头了?

“先生!”赵起敲了敲门进来,见着薄瑜愉悦的脸色愣了一会,随后便是恭敬地汇报道:“司机是咱们的人,因为有把柄在别家身上,所以警察也问不出什么!倒是闻小姐在车库内抓到的那个吐了一些,是内鬼。”赵起的眼睛三两瞄到了闻子熙的身上,他们查了监控,发现这个女人身手不错!

薄瑜稍微起身擦擦眼镜,随后又戴了上去说:“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昨天的竞标呢?”

“成家得手了,但是当他们接到消息之后发现已经上当了,现在那间公司的官足够他们应付一阵了。”赵起看着薄瑜脸色入常,这一次竞拍本来就是一个局,薄瑜不断地伪装着势在必得,诱骗着成家上手,现在拍下之后成家摊上了一大波官司之事,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个男人确实阴狠,但是别人却永远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等到发现上当受骗的时候,在他们后悔到哭爹喊娘的时候这个男人早就作壁上观,看着好戏了。商海沉浮之中,商战便是家常便饭,没有一点谋略,一个家族绝对难以立足。

薄瑜点了点头,他对闻子熙说:“好好休息,以后别像个愣头青一样随便拿着自己的命去赌,这一次算是你命大。这里是我私人别墅,等你养好了伤,我就带你回主宅见家长

“要多久!”闻子熙现在见着薄瑜点头了,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但是她当心这个薄瑜跟他的那个弟弟一样打着照顾自己的旗号软禁了自己,那她不是倒霉了?

“你这个样子的伤势估计要躺小半个月!”薄瑜说。

什么?半个月!

闻子熙见着薄瑜欲走,她猛然拉住他的手说:“我等不了那么久。”

薄瑜被她这么一拉觉得有点奇怪,他轻轻地拍怕她的头说:“丫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成为我的妻子?你把婚姻当成什么?你了解我吗?”

薄家家大业大,薄瑜薄云祁两兄弟从小就因为家世跟容貌情书收到手软,长大之后扑上来的女人更是一抓就是一大把,其中癫狂可想而知。薄瑜不比薄云祁流连花丛片叶不沾身,他看人总希望强制到看透一切,靠近他的女人不是为权势地位,就是为了满足虚荣心。

但是这个送上门却拿命相救的女人,薄瑜生平第一看不透。

“我,我。”闻子熙被他这样忽然一问问住了,她一心想要取得薄瑜的一纸婚约,只知道得到了婚约自己就可以得到赵家的股份,就可以在那个女人面前横着走。但是她没有想到这样的后果就是赔上她一辈子的婚姻。他说的对,她不了解他的为人,一切都像是被逼上了绝路的玩笑,开了就没有挽回的余地。

但是一想回来,闻子熙又觉得自己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样子,自从被人陷害惨遭强暴之后,她对待爱情的态度可见一斑,薄赵两家的婚姻,只是你刚好需要,我刚好愿意的关系,不是吗?

一旁的薄云祁看到闻子熙被问道支支吾吾,他心中猛然升起一阵快意倒:“对啊嫂嫂,你这样迫不及待地想要嫁给我哥到底是为什么?赵家的女儿难道就是这么喜欢倒贴吗?不过,你为了倒贴连命都可以不要的精神真是令我敬佩不已!”

“啊云祁!”薄瑜稍微有点不悦,他见着闻子熙脸色忧愁,心知她应该有不得已之事。但是她就是不愿意说出来,骨子里带着一种高傲跟倔强。

他这个人最大的兴趣就是狠狠地打压着别人的高傲跟倔强,以一种胜利者碾压败者的姿态看着他人臣服。不得不说,这个闻子熙确实很对他的胃口哦。薄家男人骨子里流淌着一样的血,他们都希望强制地控制一切。

“这几天我还有事,先让啊云祁带你回去。”薄瑜看着她一双眼睛忽然带着希冀,就像是某种小动物苛求关怀一样让人心中一暖。他不由地放下语气说:“乖乖在家里养着伤,等我回来了我们就订婚。但是我希望你想清楚,薄家的门想进不易出!”

闻子熙看着他的眼神带着威严跟冷酷,这样的眸子跟薄云祁的竟然是如出一辙,她拼命地想想要想起五年前那个对自己施暴的男人的那双眸子,但是她想了很久也没有想起什么,反而代入薄瑜之后,身体竟然泛起被他掠夺的酥麻感,这样的羞耻让她下意识地推开了他窘迫地说:“我我知道,你走吧!”

她总有一天会知道当初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薄瑜看着她这样忽然心情大好,他揉揉她的头发对一旁的薄云祁说:“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薄云祁从刚刚到现在看着他们的互动,心中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扭,他很讨厌薄瑜触碰闻子熙,也许是他觉得被自己碰过的女人不再愿意被人触碰。一种独占心理在作怪,让他很想告诉薄瑜他绝对不可跟这个女人订婚。

但是理由呢?

说他曾经因为一个荒唐的赌约强暴了她?还是说这个女人心狠手辣可以丢下孩子不管?

面对着薄瑜跟闻子熙,薄云祁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如鲠在喉,不吐伤身,吐了伤人!

天台的风吹着人有点酥麻,薄云祁点了一根烟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薄瑜,这些年他总看不透薄瑜,见他神色越加冰冷,矮人一截却气势如山,一个眼神便压的人喘不过气。

“回来公司帮我吧。”薄瑜望着前方稀疏灯火,一双眼睛里带着一点茫然。

薄云祁点了点手中的烟灰说:“薄家有你撑着他们放心,要是看着我进来,那群老不死的指不定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再说了,我这吊儿郎当的性子也适合干大事,我还是抱着我的小崽子安心过日子吧。”

“这个不算理由,奇奇已经这么大了,主宅里有妈带着你这个整天见不到人的什么时候当过一个正经的父亲。”薄瑜轻轻地抿着嘴角:“三年前最大的投行破产,股份被不断地切割,就在众人以为它即将衰落,恰巧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天使投资。”

薄瑜看着他吞云吐雾,眼神里淡然如麻,他说:“在那之后投行演变成两个龙头银行,而在那之后你不声不响注册了多家公司,一半用于帮那些富人洗钱,一半用于发展副业,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这大老板过的可是比我还要忙碌。”

薄云祁吐了一口烟半晌说:“鸡蛋永远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是爸教給我们的。哥,你记住,不管发生了什么,我永远是你最大的武器!”

听到这里,薄瑜笑了一声,他捶了薄云祁一下说:“臭小子!”

“对了,哥,你真的想要跟这个女人结婚?”薄云祁跟薄瑜当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他看不透这个家伙的心思。他对闻子熙有一种担忧,他担心论手段,薄瑜绝对是她祖宗,就怕她吃亏。

但是意识到自己竟然担心起这个恶劣的女人,薄云祁忽然又在鄙视自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薄瑜想起那双眼睛,在车外的凌厉,在床上的无辜,看不透的人交往起来才有意思。他眯着眼睛说:“她很有意思。”

听到薄瑜这么说,薄云祁心中猛然冷了一截。


(精彩奇闻网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精彩奇闻网无所有权,本文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核实后进行删除)
相关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