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精彩奇闻
精彩奇闻-探访天下奇闻怪事,一览世界神奇景观。
当前位置: 精彩奇闻>娱乐>名人娱乐> 正文

和朋友换娶妻当面做小书——往下边塞玉器出门

 医生瞥都没有瞥齐晟一眼,语气冷淡地说道:“问你也一样?那你知道她末次经期开始日期吗?”  齐晟剑眉一拧,他回头看了莫西语一眼,医生问的那不是女人的事情吗?他怎么会知道?

 医生瞥都没有瞥齐晟一眼,语气冷淡地说道:“问你也一样?那你知道她末次经期开始日期吗?”


  齐晟剑眉一拧,他回头看了莫西语一眼,医生问的那不是女人的事情吗?他怎么会知道?


  “医生,她是哑巴,不会说话的。”


  “不会说话,那你翻译。”医生轻轻抬头看了莫西语一眼,目光定在了齐晟脸上,她有些惊讶,怎么会是他呢?


  对于齐晟,医生虽然不是很熟悉,但是多少是有在新闻杂志上看见过的,可是也没有听说过齐晟有结婚,怎么就来看怀孕呢?


  医生不由得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齐晟身后的莫西语身上,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人,是什么身份?为什么齐晟会陪着她来检查怀孕?


  “我也不懂她的手势。”齐晟冷言冷语。


  “……”医生脸上闪过一抹阴霾,随后她从旁边拿过来本子和笔放在了桌上,对莫西语温柔地说道,“你过来这边坐着,我有些问题要问你,你就把你的回答在这里写下来就好。”


  医生的体贴让莫西语有些受宠若惊,她胆怯地看了看齐晟,齐晟没说话,她才走过去坐了下来。


  莫西语有些紧张,她的眼睛一直看着医生。


  “你上次月经是什么时候来的?”医生继续拿着笔问道。


  “4月3号。”莫西语在本子上写下。


  医生看了看,又看了看报告单,她对莫西语笑了笑,继续说道:“你已经怀孕4周+了,我给你开个单子你去楼下做一下B超。”


  齐晟有些纳闷,不是说了结果就好了吗?怎么还要去检查呢?


  “医生,不是知道怀孕多久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还要去……”


  “做个检查,看看胎儿的发育。”医生有些不悦。


  医生是个四十出头的女人,她孙子都快出来的人了,对于齐晟这样的富豪自然不会像其他年轻女医生那样在意,她反而觉得齐晟是真的很不负责。


  看医生不悦,齐晟心里的那团火也差点就冒出来。


  “谢谢医生。”莫西语赶紧在本子上写下这几个字,她拉扯着齐晟出去了。


  这是莫西语第一次这么胆大,敢去拉着齐晟的衣服,出了诊室后,莫西语就赶紧松开了,她低头,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


  “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做检查,做完了检查好回去!磨磨蹭蹭的不知道干什么!”齐晟又是一阵凶巴巴。


  莫西语委屈地颤抖了一下,她撇撇嘴,跟在了齐晟身后。


  一个小时后,齐晟和莫西语终于回到了家里,齐晟累得不行,他躺在沙发上像个大爷一样,脚往沙发上一抬,眸子凌厉审视了莫西语一眼。


  莫西语立马不明觉厉,她赶紧就过去,在齐晟的脚边蹲了下来,去给齐晟拖鞋。


  “不用管他!”突然在客厅里响起了爷爷齐白震怒的声音。


  就连齐晟也被吓了一跳。


  “爷爷,您……”


  “我什么我!西语怀孕了,从今天开始,你跟她分房睡,没什么事情,你不准去打扰西语。”齐白的话像是命令,不容齐晟反驳。


  随后,齐白又把目光投递在了还蹲在地上的莫西语身上,不由得目光柔和下来,他说道:“还有你,从今天开始,如果齐晟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一定让他好看!爷爷每个月给你20万的生活费,如果不够,你就告诉爷爷。”


  听了齐白的话,齐晟整个人直接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他一副不可思议地盯着齐白。


  “爷爷,您怎么能给她那么多生活费啊!我都……”


  “你什么你!如果你也能给齐家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我把齐家所有家当都给你!”齐白愤愤地瞪了齐晟一眼,他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恨铁不成钢。


  莫西语慢慢地站了起来,她看了齐白一眼,又看了齐晟一眼,没说话。


  齐白看莫西语不说话,他还以为莫西语是不满意,问道:“西语,你是不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如果有你就说出来,爷爷尽量满足你的任何要求。”


  莫西语惊慌地摇摇头,她赶紧去桌上拿了纸和笔,写道:“爷爷,20万太多了,我在齐家有吃有穿的,给我那么多钱,我也花不出去。”


  “就是啊爷爷,西语她压根就没有需要用钱的地方您给她那么多钱干嘛啊?”齐晟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公平,他就觉得爷爷对莫西语实在是太好了!


  莫西语听见齐晟的话,她撇撇嘴。


  “我给西语多少钱你插什么嘴啊!你钱还不够用啊!”齐白一眼就看穿了齐晟的目的。


  齐晟这下不说话了,他心虚地说道:“我去书房了。”


  齐晟走向楼梯,看见管家,他说道:“让人再收拾一间房出来,然后把我东西都搬进去。”


  管家低眉说道:“好的少爷。”


  齐白微微怔愕,他回过神来,对莫西语说道:“西语啊,你缺什么就跟我说,如果我不在,你就告诉管家,管家都会办妥的。”


  “谢谢爷爷。”莫西语在纸上写道。


  “行,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中午不回来吃饭,你和晟儿先吃,就不用等我了。”齐白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门外。


  看着齐白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莫西语才抿抿嘴,她抬头看了看楼上,随后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莫西语抚摸着还是平坦的小腹,她觉得很惊喜,在那里有了一个生命,那个生命和她一起在生活在长大!


  楼下的齐晟看着莫西语,他的心里一震,有些触动。


  都是当了母亲的女人是最有魅力的,此时此刻的莫西语在齐晟眼里,一下子就母爱光环了。


  “少奶奶,您看要不要喝点什么?”管家体贴地问道。


  莫西语一愣,她看着管家,轻轻地摇了摇头。


  “少奶奶,如果您感觉到饿了或者渴了,一定要及时的告诉我们。”管家语重心长地说道。


  莫西语温柔地点了点头。


  齐晟那张时常冷峻的脸上勾起了一抹不易擦觉的微笑。

  八个月后。


  在医院的产房外面,一声响亮沉稳的哭声在产房里传了出来,一时间,齐晟有些不知所措。


  今天开始,他就是做爸爸的人了。


  “产妇生了,是个女孩,母女平安。”


  齐晟看着护士推出来的两张床,他的目光落在莫西语的身上,他看着莫西语那苍白的脸,很是心疼。


  齐白看了齐晟一眼,他倒吸了一口气,笑着对齐晟说道:“晟儿,西语刚生产完,应该饿了,你去买点吃的吧。”


  “好,好,我马上去。”齐晟顺着护士把莫西语推了出来,他语气温柔地问道,“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回来。”


  莫西语轻轻地摇了摇头,看着齐白。


  “你就看着买吧,不然就回去让管家安排下去。”齐白说道。


  齐晟离开后,护工推着莫西语的床进了VIP病房,齐白跟在后面,等到护工离开。


  齐白在一旁坐下,他抱着婴儿床上的小婴儿,温柔地笑了笑,说道:“爷爷给你取好名字了,你既然是个女孩子,就叫齐安黎,小名叫在在吧。”


  在在?


  莫西语会心一笑,她很累,很想睡觉,可是她想抱一抱女儿,她有些警惕地看着爷爷,生怕会把在在抱走。


  齐白看莫西语这么防备,他不忍笑道:“西语,你放心吧,起码得等你月子坐完了,我知道你舍不得孩子,不然就不要离婚了,好好和晟儿过日子吧。”


  莫西语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话一样,瞳孔睁大,只是摇摇头。


  齐白虽然疑惑,但是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说道:“既然你不愿意,那就按照我们最开始说好的,我会打一千万到你的账户上,也会让你们离婚,从今往后没人知道你这一年的事情。”


  有了齐白这样的保证,莫西语放心了不少。


  莫西语再也不想受齐晟的折磨了,这八个月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要不是因为她已经有了齐晟的骨肉,她怕是会死无葬身之地吧!


  每每回想起来,莫西语就觉得无比痛苦,她怎么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再这么发展下去。


  齐晟带着吃的回到医院,齐白刚离开,是护工在照顾莫西语。


  “莫西语,我……”齐晟走到门口,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床上睡得正香的莫西语,他便闭口不言了。


  看着莫西语,齐晟突然觉得有种幸福的感觉,他怎么了?难道已经爱上莫西语了吗?


  不可能!


  齐晟立马否定了自己这个念头,他怎么可能爱上一个为了钱的女人!何况他的心里还有她。


  齐晟去抱小婴儿,会心一笑地逗着,突然想起什么,他问护工:“爷爷已经给她取了名字吗?”


  “取了,老先生说小小姐大名叫齐安黎,小名叫在在。”护工在一旁看着齐晟逗婴儿,回答道。


  “在在?”齐晟自言自语地念叨着,自己笑着,“真好,在身边的在在,在在,你要乖乖听话,妈妈生你那么累,你要懂得体贴妈妈。”


  “少爷,宝宝都是很疼爱妈妈的。”护工像是听了个笑话一样,她说道,“其实小小姐很心疼少奶奶的。”


  莫西语坐月子的最后几天,齐晟被爷爷安排去了国外出差,一个很重要的客户,非要齐家的人出马,对方才愿意谈这笔买卖。


  齐晟临走前,送给了莫西语一只手镯,是订制的,全世界都只有这么一只。


  下午,莫西语让管家把爷爷叫到了房间。


  “爷爷,我想提前离开。”莫西语把提前写好的本子翻给了齐白看。


  齐白有些惊讶,他不明白,为什么莫西语这么着急离开齐家,难道齐家有人亏待她吗?可是想来想去,齐家唯一会亏待她的就是齐晟了。


  齐晟,晟儿。


  “是不是晟儿欺负你了?”齐白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理由了。


  莫西语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是晟儿?”齐白有些不相信,除了齐晟他实在是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莫西语能舍得丢下孩子离开齐家。


  “爷爷,您之前答应过我,只要我为齐家生了孩子,不管男女,您都会让我和齐晟离婚,您不会说话不算话了吧?”


  齐白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他说道:“西语,你怎么会这么想?爷爷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一千万已经打到你的账户了,离婚协议我也已经拟好了。”


  说着,齐白就拿出了一份协议摆在了莫西语的面前。


  莫西语拿到协议拿到手上,犹豫了很短的时间,她拿起笔快速签了字。


  这下,她终于解脱了!


  齐晟回来的时候,莫西语已经离开了,他找了很多地方都找不到莫西语的影子,他突然有些慌了。


  莫西语呢?人呢?


  这时候,一个中年的女人抱着孩子过来了,看见齐晟,她有些惊讶,但是很快明白过来。


  “少爷,您回来了。”她在杂志上见过齐晟,所以自然是认识他,见齐晟惊讶的表情,她自我介绍道,“我是老先生雇回来的保姆,专门带孩子的。”


  “莫西语呢?”齐晟没心思去管女人的身份,现在他就想知道莫西语人去了哪里!


  “莫西语?”保姆有些疑惑,她来齐家已经有几天了,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莫西语这个人,她问道,“少爷,莫西语是男的女的?”


  “女的!”齐晟突然发了火,吓得保姆整个身体都抖了一抖。


  保姆有些吓住了,她待在原地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瑟瑟发抖。


  见从保姆口中得不到莫西语的消息,齐晟直接从她怀里把在在抱了过来,上楼去找爷爷。


  齐白看见齐晟回来,他一副悠闲自在地说道:“晟儿回来了?回来就好,在在都想你了。”


  “爷爷,西语呢?莫西语人呢?”齐晟脸上除了担忧还是担忧,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莫西语的下落,“爷爷,西语怎么了?”


  “冷静点,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和齐晟对比起来,齐白就显得特别冷静,他笑道,“西语已经离开了。”

  

“离开?”一瞬间,齐晟觉得仿若整个人都掉进了深渊里,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莫西语居然就这么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


  齐白看着齐晟那副难过的样子,他淡淡地说道:“你是做了什么,让西语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吧?晟儿,不是爷爷说你,爷爷本来想着等西语生了孩子她就会留下来,可是啊……”


  三年后。


  国际机场,走出来一位身穿毛呢大衣的气质美女,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让女人看上去更加魅力四射,引来了周围男人的回眸。


  一个白领打扮的男人从人群里走出来,他看着莫西语,犹豫了一下问道:“您好,请问是莫老师吗?”


  莫西语点点头,微笑道:“我是莫西语,请问您是教导处主任胡可吗?”


  “对,我是胡可,学校安排来接你的。”胡可绅士地冲莫西语笑了笑,他做出请的动作,“我车停在那边,你跟我过来吧。”


  莫西语微微一笑,随着胡可走去停车场。


  两个人上了车,车子驱向了路口,胡可透过后视镜看了看莫西语,和他从校长那边看见的不太一样。


  校长说,莫西语出国三年,去深造了,而在三年前的一年时间,突然消失在了整个城市,谁也没有莫西语的消息,好像有人刻意隐瞒了什么。


  “胡主任,是有什么疑惑吗?”


  莫西语看见胡可的目光,她疑惑地问了下。


  胡可一听见莫西语在问自己,他立马觉得自己这么打量一个女孩子是有些失礼的。


  “哦,没事,没事。”胡可赶紧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我就是看,莫老师好像跟从前不太一样了。”


  “从前?”莫西语就更加纳闷了,她的记忆里,是不认识胡可的,这胡可的意思怎么好像是是认识她呢?莫西语问道,“胡主任从前就认识我吗?”


  “在校长的办公室,有见过集体照。”胡可实话实说。


  “哦。”


  两个人没话说了,气氛难免会有些尴尬,莫西语看着窗外一晃而过的城市建筑,她突然就想起了三年前,她就算还没出国,怕是也不见得能过多好吧。


  突然,莫西语想起了自己怀胎十月的女儿在在,她是否安好?现在应该快上幼儿园了吧?


  想到这些,莫西语的整个人变得有些失落了。


  胡可对于自己车里这个女人格外在意,他第一次听校长这么夸赞一位聋哑老师,听校长说,莫西语从前是个哑巴。


  如今回来的莫西语,不仅会说话,而且她还说着一口流利的国语,声线也是那么好听。


  校长,果然是不靠谱的。


  胡可今年28岁,A市著名聋哑学校的老师,他已经光棍二十多年了,突然见到莫西语这么光鲜亮丽的气质美女,心里难免会有些小九九。


  车子在学校的停车场里停稳,莫西语下了车,随着胡可去校长室报道。


  校长室里。


  校长是个可爱的老头,和蔼可亲,一看见莫西语就立马过去,学着西方的礼仪去拥抱贴脸莫西语。


  胡可在一旁眉头紧蹙。


  这校长,都多大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像个年轻人一样!胡可有些埋怨他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呢?


  “西语,你可是漂亮不少了啊!”校长哪里像个老头,简直就是和莫西语同龄人一样,他打着笑话说道,“这胡可,一路上是不是唠唠叨叨个没完啊?”


  “他唠唠叨叨?”莫西语诧异地指了指胡可,随后噗呲一声,笑道,“校长,您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校长整个人都震惊了,他瞠大眼睛注视着莫西语,半天才说出一句话:“西语,你居然会说话了?”


  “对啊,邮件里我忘记跟您说了,去美国没多久,我就治好了嗓子。”莫西语一副温婉可人,让旁边的胡可看得内心缭乱的。


  “这是好事啊!”校长很高兴,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件意外的惊喜,他走到办公桌后,拿着本子看了看,对莫西语说道,“你去教三年级一班吧。”


  莫西语仍旧一副美丽大方的笑容,点点头。


  “校长,我带莫老师去吧!”胡可突然开口说道。


  校长别有一番意味地瞥了瞥胡可,他笑道:“我们的胡主任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会一言不发?”


  被校长取笑,胡可有些尴尬,脸色瞬间就成了微红,他觉得脸有些烫,一直烫到了耳根处。


  “校长真是会说笑,我……我这不是……”一向能言善辩的胡可,一时间语塞。


  对于胡可的一举一动,校长都是看在了眼里,他也不多说什么:“好吧,那就你带莫老师去班里吧。”


  莫西语看着这两个人像是在打哑谜一般,虽然是有些好奇,但是她从来不是一个多事的人,所以也不多问什么。


  胡可带着莫西语去了教室,给同学们介绍了一下,胡可就离开了。


  走到门口的胡可还不忘回头去看看莫西语,看着莫西语温柔地跟同学们自我介绍,他嘴角浮起了一抹笑意。


  胡可转身准备离开,却不小心撞上了过来的人,胡可抬头一看,顿时不悦。


  “怎么是你啊?”胡可的不高兴通通都表现在了脸上,他看着对面的女人,撇撇嘴,“这是上课的时间,你不在教室,出来干什么?”


  白雪看着胡可,她有些无语,这个胡可,似乎每次都跟她杠上,每次见到她都好像是吃了呛药,这让她很不爽。


  胡可瞥了教室里的莫西语一眼,随后瞪了白雪一眼,从她面前走过去了。


  顺着胡可刚才的目光,白雪看了过去,她完全愣住了,不得不说,她作为一个女人,都被眼前这个悉心教导温柔美丽的老师给打动了。


  白雪回过神,她回头看了看已经不存在的胡可,抿抿嘴,原来他喜欢这个类型啊?


  白雪有些失落,这个类型,怕是她这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


  莫西语感觉到教室外面有人在看她,她扭头一看,刚好撞上了白雪的目光,两个人都一惊,随后相视一笑。


(精彩奇闻网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精彩奇闻网无所有权,本文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核实后进行删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