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精彩奇闻
精彩奇闻-探访天下奇闻怪事,一览世界神奇景观。
当前位置: 精彩奇闻>娱乐>名人娱乐> 正文

往下边塞玉器出门—跳DAN放在里面坐公交作文

放学了,胡可早早地就在教室门口等着了,莫西语抱着课本出来,撞上了胡可。  “胡主任,您怎么在这儿啊?”莫西语左看右看,她诧异地问道,“您是有什么事找我吗?”  “他哪里有

放学了,胡可早早地就在教室门口等着了,莫西语抱着课本出来,撞上了胡可。


  “胡主任,您怎么在这儿啊?”莫西语左看右看,她诧异地问道,“您是有什么事找我吗?”


  “他哪里有事啊,他纯粹就是想多看你几眼。”白雪突然出现在了两个人中间她瞥了胡可一眼,得意洋洋地对莫西语说道,“他从你一来就注意上你了呢!”


  “白雪!瞎说什么呢!”胡可一阵怒斥。


  白雪显然吓了一跳。


  胡可虽说平时经常跟她作对,但是基本上都不会太过分,也根本就不会凶她,而今天,胡可居然吼她了。


  “你忙你的去!”胡可意识到自己的粗鲁,他赶紧弥补地说道,“你不是还要去约会?赶紧去赶紧去!”


  白雪有个男朋友,这是全校皆知的事情了。


  而白雪一放学都会去跟男朋友约会,这也是胡可一早就知道的事情。


  “好,好,我去约会,不打扰你泡莫老师!”白雪无语的瞪了胡可一眼,她自然知道这个美丽端庄的女人就是今天新来的老师。


  莫西语看着两个人“打情骂俏”,她忍不住笑了。


  这一对活宝,真是有趣得很呢!


  白雪离开后,胡可笑道:“莫老师,你明天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明天?”莫西语不解,她今天才刚回国呢,这突如其来的邀请,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胡可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为什么要请她吃饭?


  莫西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对人情世故有些敏感,一旦别人刻意想跟她走近,她就会出现排斥的心理。


  “对呀,明天我想请你吃饭,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胡可看莫西语好像有些为难,他立马又说道,“如果没有时间也没关系,咱们可以改天再约的。”


  “嗯……也不是没有时间,只是我刚回国,一个是时差有些没调整过来,一个是我刚回来很多东西都需要整理,所以……”莫西语说来说去还是算是拒绝了胡可的邀请。


  胡可也算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知道莫西语高冷,肯定不会那么轻易就答应跟他一起吃饭的。


  “没事,你有事情就先忙。”


  莫西语回到了学校安排的单身公寓,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公寓,随后就没什么事情了。


  在学校对胡可说的话,也无非就是找个借口罢了。


  算了,既然没事做,那就下楼去吃点东西吧!学校的饭菜是真的不太好吃,她中午都没有吃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国外三年把胃养挑食了,她记得从前她可不是这么矫情的,三年前嫁给……


  莫西语轻叹了一声,怎么她又想到了这些事情?


  该死的,莫西语赶紧把这些念头都从自己的脑子里赶了出去,她拍着脑袋,让自己冷静下来。


  在楼下吃了些东西,莫西语就上了楼,洗了澡躺在了床上,一整天都没闲下来,她都快累死了,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莫西语给自己买了个按摩器,她去拿了出来,躺在床上按摩,整个人别提有多舒服了。


  不知不觉的,莫西语就睡着了。


  翌日,天不亮,莫西语就起来了,看来她还是有些没习惯,莫西语矗立在窗边看着灰蒙蒙的天,撇撇嘴,她抬起手看了看。


  五点。


  睡不着了,怎么办?


  莫西语坐在桌前,打开了电脑,她打算看看电影打发打发时间。


  八点,莫西语到了学校,刚到办公室,就被校长的一个电话叫了过去。


  “西语,有一所幼儿园现在缺个老师,你之前也学过幼师,虽然和普通的有点不一样,但是应该能应付过来……”校长一看莫西语进来就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


  莫西语突然觉得,昨天校长说错了,唠唠叨叨的怎么会是胡可呢?分明就是他自己嘛!


  “行,校长大人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照办。”莫西语有些俏皮地说道。


  说起她和校长的渊源,还得感谢她那个为了钱把她卖给齐晟的爸,她在福利院那么多年,所谓的爸都没有管过她,多年第一次见面,居然就是为了让她嫁人!


  还是嫁给一个她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


  简直就是一场笑话!


  而这个爸唯一留给她的就是这个没有血缘关系却对她像亲生女儿的伯伯。


  “你这个丫头,变了……”校长突然开始感慨了,他记忆里的西语丫头,是个沉默寡言的丫头,如今会说话了,已经变得伶牙俐齿了。


  莫西语淡淡地笑了笑,她有些黯然伤神,说道:“伯伯,这些年,我爸他……他还好吗?”


  虽然莫西语真的很不想过问,可是她却不得不过问。


  毕竟,那是她爸,自从妈妈过世后,爸爸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你爸啊,他这些年挺好的,你走的那年,听说他当了个什么集团的保安队长,也算是不错了。”校长提起那些事,多少有些伤感。


  莫西语一看校长的表情有些不对,她赶紧岔开话题:“对了伯伯,您说的那所幼儿园,怎么会缺老师呢?幼儿园的老师不是都不愁的吗?”


  “哎。”说到这里校长叹了一声,“还不是因为那幼儿园里的一个小霸王!说起来啊,真是罪孽,那个小霸王把所有的老师都赶走了。”


  一听校长这么说,莫西语就更加好奇了,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小霸王,居然可以把幼儿园的老师都赶走,也是厉害得很。


  “你呀,今天下午先去那个幼儿园看看,如果没办法就回来吧,别逞能。”


  莫西语虽然点头,但是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擦觉的微笑。


  下午一点,莫西语便到了校长说的那所幼儿园。


  看着空空如也的幼儿园,莫西语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怎么感觉像是在拍什么恐怖惊悚片的样子?


  简直是吓死人了!

莫西语稳了稳自己的情绪,随后才去了传来哭声的那间教室。


  一推开门,莫西语有些无语,教室里一片狼藉,一群小朋友缩在了一个小角落里,只有一个小女孩在教室中间。


  小女孩看见了莫西语,她立马就扑了过去,莫西语看过不少的恐怖小说和电影,所以莫西语赶紧就后退了几步,到了墙壁的位置。


  “阿姨,你是我妈妈吗?”小女孩突然说话了,她看着莫西语,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眨啊眨的,她逼近了一点,打量着莫西语,突然抱了上去,亲昵地说道,“妈妈,真的是你!”


  莫西语一愣,她万分惊讶地注视着面前这个小女孩,确定自己真的不认识她。


  “小朋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阿姨不认识你呀。”莫西语俏脸上撑起一抹灿烂的微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比较正常一点。


  好歹她是个成年人了哎。


  小女孩高傲地昂起头颅,眼眸一瞥,不屑地说道:“妈妈既然不想认我,那就算了。”


  说着,小女孩就走向了墙角那群孩子,那群孩子一看见小女孩走过来了,大家立马就起哄大叫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莫西语突然开口问道,她总是觉得这个小女孩应该没有表面上这么邪恶的,想到刚才小女孩称呼自己妈妈,莫西语心里有了主意。


  小女孩听见莫西语问自己,她脸上闪过一抹欣喜,但是很快欣喜就被冷峻代替。


  “你不是说我认错人了吗?”小女孩傲气地说道,“那你还问我名字做什么?”


  “我……”莫西语有些语塞,她眼睛一转,笑道,“那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就能认出我是妈妈吗?毕竟,我之前是没有见过你的。”


  “心灵感应,我能感觉到,你就是我的妈妈。”小女孩仍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样子气质又可爱,让莫西语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女儿也是不错的。


  莫西语蹲了下来,看着墙角那群可怜巴巴的孩子,她问小女孩:“那你为什么要欺负他们呀?”


  “因为我就是小霸王,谁都要听我的,不然就得被我欺负!”小女孩的样子让莫西语的脑子里突然浮现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是他。


  莫西语突然觉得,眼前这个霸道的小女孩像极了那个男人,他当初也是这么蛮横无理,让人生厌。


  “你爸妈呢?他们不管你吗?”莫西语温柔地问道。


  “我没有妈妈,我爸爸他平时很忙,都是爷爷和家里的保姆在照顾我。”小女孩说着说着,眼神就黯然下去,她有些低落。


  莫西语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


  小女孩突然又说道:“不过没关系,我一个人就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你叫什么名字?”


  “齐念。”


  莫西语顿时失落地笑了,看来是她想太多了,她以为这孩子是她当年和齐晟生下的女儿。


  不过想想也是,怎么可能那么巧呢?


  “念念,你这么不乖的话,就不怕别的小朋友都不喜欢你吗?”莫西语语重心长地问着,她那纤细的手不知不觉就摸上了齐念的小脑瓜。


  齐念任由莫西语摸头,她似乎还有些享受这样的时光,她撅了撅小嘴说道:“可是如果我不这么欺负人,就没人会理我了。”


  “嗯?”莫西语完全不明白,她低头看着这个一点点大的小丫头,觉得简直不能理解小丫头心里想的。


  用这样的方式去换取大家对她的关注。


  “那这样,你乖乖听话,我保证,其他小朋友肯定会很喜欢你的,好不好?”莫西语一笑,齐念不由自主地也跟着笑了。


  齐念开心地点点头。


  “妈妈你真好。”齐念脱口而出。


  “妈妈?”莫西语有些没反应过来,她恍神了一下,随后她说道,“你以后叫我西语阿姨好不好?”


  齐念摇摇头。


  “如果你不按照我说的,那我可就不理你了,你要知道,是因为你们幼儿园的老师都被你给气走了,所以我才来代替几天的,不是我要一直在这里的。”


  莫西语很好脾气地对齐念说道,她想这丫头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半点大的孩子,好好说话她应该是会听进去的。


  齐念盯着莫西语,可爱的一张脸上慢慢浮起一抹甜蜜的笑容,她说道:“好吧,我听你的就是了,谁让我喜欢你呢!”


  听了小丫头的话,莫西语实在是忍不住笑了。


  这个小屁孩居然还知道喜欢?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她喜欢。


  “阿姨也喜欢你,那你现在能帮阿姨把他们都叫回来个好坐着,我们开始上课吗?”


  “好。”齐念灿烂地笑了笑,随后转身对身后那群缩起来的孩子们说道,“以后我不对你们凶了,但是你们要乖乖听老师的话,不许哭哭啼啼,不许吵闹!”


  齐念说得像个大人一样。


  莫西语不由得对这个小丫头在心里又加了几分。


  放了学,齐念在校门口等着人来接,大家的爸爸妈妈都来接走了孩子们,可是齐念的家长还没有来。


  这所幼儿园本来规模就不大,因为齐念的霸道和蛮横无理,让不少孩子都退了学,所以现在这个幼儿园就只剩了齐念所在的一个班级。


  只有20个人不到。


  莫西语看着趴在大门上等候人来接的齐念,心里突然一阵心酸,不知道她的女儿怎么样了,没有妈妈的孩子就像个可怜的人,是不是也像齐念这样,孤独寂寞。


  突然,一辆豪华的劳斯莱斯行驶过来,在校门口停了下来,随后从车上走下来几个黑衣人围着车门,一位戴着墨镜,头发有些苍白的老人下了车。


  老人走向了校门。


  “妈妈,你陪我一起回去!”齐念突然转身对莫西语说道。


  莫西语眉头一拧,有些诧异,也有些为难,她一个陌生人顶多就算是齐念的老师,跟着一起回家这算什么?


  “妈妈要是不跟我一起回去我就不回去了!”齐念看莫西语不回答已经她就是在拒绝自己,所以她赶紧就威胁道。

 莫西语简直是欲哭无泪,被校长安排来代课几天,却凭空冒出一个小霸王的女儿,这也罢了,这个女儿似乎还当真了!


  正当莫西语一筹莫展的时候,老人已经走到齐念面前了,他的目光始终落在齐念身上,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莫西语。


  “念念,我们回家吧。”老人和蔼地说道。


  看着老人一脸笑容,莫西语突然也勾了勾嘴角。


  “妈妈,走吧。”齐念扭头对莫西语说道。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老人纳闷地抬头去看莫西语,他瞬间瞠大眼睛。


  但是很快老人就笑了笑,问齐念:“小姐,这位是谁呀?你为什么会叫她妈妈呢?”


  “她就是我妈妈,如果今天妈妈不跟我回家,那我也不回家!”齐念的语气有些威胁的意思,可是老人却并不生气,他反而更加感兴趣莫西语的回答。


  “那……这位小姐的意思呢?”老人把主动权交给了莫西语。


  莫西语这下更为难了。


  “老人家,念念她……”


  “妈妈,我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但是妈妈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齐念突然打断了莫西语的话,“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家,不然我答应你的就都不作数!”


  莫西语秀气好看的两条眉毛一挑,她怔愕地看着齐念,总觉得这个小丫头似乎一点也不简单。


  “这位小姐,一起吧,我们小姐脾气比较倔,她一旦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不然的话……”老人说到这里脸色有些变了,轻叹一声,“这位小姐,就当是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头子吧。”


  莫西语实在为难,她今晚还有事情呢,虽然昨天她没有直接答应胡可的邀请,可是她想着万一胡可再打电话过来,她就……


  “妈妈,走吧。”齐念才不管莫西语同不同意,她直接就扯着莫西语走出了幼儿园,去了车子停着的地方。


  就这样,莫西语迫不得已跟着齐念到了齐念的家,车子在别墅大门口停下,莫西语透过车窗看出去。


  什么?怎么……怎么会是……


  莫西语回头又看了看齐念,她紧蹙眉头,还在深思中,突然从别墅的正大门走出来一个男人。


  英俊潇洒,一眼就看得出来是个霸道狠绝的男人。


  是他!


  莫西语一瞬间想到的就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她拉开车门正要下去,可是小丫头已经从另一边的门快速下车,在莫西语的脚踏在地上的时候,小丫头就堵在了她的面前。


  “妈妈,爸爸来了。”齐念突然说道。


  齐念抬头望着莫西语,她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爱,完全没有莫西语一开始见到小丫头时候那种独有的戾气和霸道无理。


  莫西语苦笑,果然……母女连心吗?


  这小丫头,什么都不知道,就认准了自己是她的妈妈?倘若不是现在这一幕,恐怕她这辈子都不会觉得齐念这小丫头会是她的女儿。


  这时候,莫西语的面前已经矗立着一个人影,她缓缓抬头,和眼前的男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觉得整个空气都宁静了。


  “这么多年过去,你终于回来了。”


  这是他这三年见到她的第一句问候语。


  而她,则是沉默不语。


  齐晟笑了,他在想什么,当年他不就嫌弃她是个哑巴吗?现在怎么居然还在这儿祈祷她能说话?


  “那个……”就在齐晟自我嘲笑的时候,莫西语突然开口。


  “你,你会说话了?”齐晟的眼里除了惊喜再无旁的,他不由得去拉着莫西语的手,虽然莫西语在强烈地反抗,可是他始终不为所动,“西语,你知道吗?我们的女儿都长大了,你才回来。”


  这是一个男人在跟他的女人倾诉。


  无奈而心甘情愿。


  莫西语抬眼轻轻地瞥了男人一眼,冷冷一笑,“齐先生,您怕是认错了人,我是莫西语,可是应该和您口中的西语不是同一个人,我刚回国,在国内还不认识什么人。”


  莫西语完完全全就是冷漠的态度,冰凉的语气,直接把齐晟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


  这分明还是三月的天,可是莫西语浑身感到燥热不安。


  “妈妈,你肯定有很多话想和爸爸说,那我先回书房去做功课了,你跟爸爸说完了悄悄话再来找我吧!”齐念简直就是个小鬼头,她一眼就看出爸爸妈妈之间有些不对劲了。


  这时候,她得做个乖乖听话的好宝宝,为爸爸妈妈腾出单独相处的地方。


  嗯,她可是最乖的呢!


  齐念天真无邪地笑着,跑向了大门口,还不忘记回头来看一眼爸爸妈妈。


  人都走光了,留下了两个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先去打破尴尬宁静的画面。


  “爸爸!”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响起了齐念那个小丫头的声音,两个人都随着声音找了过去,在别墅的阳台上看见了小丫头齐念。


  “妈妈,你如果跟爸爸说完了悄悄话就要赶紧来找我哦,我就在这间。”齐念指着身后的房间开心地说道。


  莫西语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老样子,你应该是跟我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齐晟撑起了一抹微笑,“那你去找在在吧,这么久没见面,你肯定很想念在在吧?”


  听到齐晟又提到了“在在”这个小名,莫西语才想起,女儿的大名怎么换了呢?


  “你为什么要给在在改了名字?”莫西语淡淡的语气。


  “嗯?”刚开始齐晟还有些纳闷,随后明白过来,他笑了,“因为想念你啊。”


  这标准的土情话,莫西语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的笑容,她本来就冷着一张脸在听见这句土情话的时候,直接有些愤怒了。


  莫西语怎么也想不到,当初那个能够当着她的面在办公室里和别的女人苟且的男人,如今在她耳边说着情话。


  真是太可笑了!


  “齐晟,我希望你能搞清楚状况。”莫西语不得不提前给齐晟说清楚选择性的问题,“第一,我跟你已经离婚了,而爷爷答应过我,我生孩子的那段事情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第二!”


(精彩奇闻网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精彩奇闻网无所有权,本文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核实后进行删除)
为您推荐